欢迎访问大城县人民政府     |    关注我们:
解放思想    改革创新    苦干实干    为建成产业强县、大美大城而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集萃

公公的诗和远方

来源:大城县人民政府  作者:安春妍 发布时间:2018/12/20 字号:

  公公是一位农民。

  公公不是传统意义上地道的农民,我说的地道是指像我大伯们那样爱地如命,整天围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打转,指望通过土地的收成改善生活改变命运的农民;公公是个不“安分”的农民,幸运的是他的不安分恰巧契合了社会大变革的脉搏。

  八十年代初期,当改革的春风刚刚吹到我们这片闭塞的土地时,公公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辞去了代课老师职务,一头扎进改革的浪潮中。他跑县城、跑工厂,千方百计拉来代工的活,却找不到多少村民愿意跟着他干,那时村民多数都和大伯一样把地看得比命还重,他们舍不得地里长一根杂草来分散地力,各家又都不富裕,别说机械化就是牲口也不是家家都有的,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的一把子力气全部扔给土地,谁舍得拿出大把的时间来做手工活?赶上阴雨天那是老天爷给放假,即使此时想干,手工活却是不等人的。于是,公公揽来了活,却只有村里几个上年纪的闲散人和自家老小齐上阵,公公也没多挣到几个钱,还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小钱和帮工的老人生闲气。公公本是个琴棋书画样样拿得出手的文艺青年,当代课老师时,还有时间摆弄他的乐器炫耀他的书画技艺,追求他的精神食粮,而今,锱铢必较的小生意人与他向往的生活相距太远。

  于是,他又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去南方跑市场(俗称跑业务)。

  这一跑,还真让他跑出门道来了。那时通讯还不是很发达,公公他们那些外出跑市场的业务员正是凭借着信息的不畅通,把北方的物资贩卖到南方,赚取巨额的差价。用公公的话说“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赚来钱”,正是靠着这种财富积累,公公俨然成了村里的有钱人。他翻新了老房子,买了村里第一台彩色电视机。在当时电视机可是个稀罕物件,公公的新房盖得宽敞,电视机放置在堂屋,吸引着全村老少来看,有时人太多屋里坐不下,公公就把电视搬到月台上,人们围坐在院子里看。那时,电量严重供应不足,经常看着看着电视就停电了。即使停了电,人们也迟迟不愿离开,心里还在惦念着刚刚电视剧里的情节,唯恐刚走又来电了,还得往回跑。

  每当停电,公公就将马灯挂在院里高高竖起的杆子上,在昏暗的灯光下,人们热烈的讨论着剧中的情节,妇女们一边拉着东家长李家短的闲话,一边吆喝着自己孩子不要打闹。这时,公公又开始摆弄起他的二胡,也会有人陆续从自家拿来乐器,几人在嘈杂的人声中练着和声。在当时,“到老赵家看电视去?”几乎成了村民见面的问候语,直至村里有了第二台、第三台……电视机。

  九十年代初,公公又添置了唱片机、音响设备,他的黑胶唱片和CD在书柜上占据了半壁江山,时不时叫上一帮乡邻高歌一曲。爷爷奶奶听说这套音响设备要一万多,直骂他“败家”,村民提起公公也纷纷摇头说那不是个过日子的主。当时,村民的思想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人们不在看重谁家的粮食打得多,更看重谁家挣得钱多,越来越多的年轻村民走上了外出打工的路,和公公关系不错的村民看公公的钱来得容易也在公公的带领下开始跑业务,但随着通讯业越来越发达,“业务员”的风光日子也慢慢结束了,业务越来越难跑。

  九十年代末期,公公见跑业务已没有什么钱途,看准商机与人合作,开了家保温建材厂。当时,大城的保温建材行业刚刚起步,全国正处在如火如荼的现代化建设中,市场上对保温建材需求巨大,经营第一年他们就赚了百十来万,周围许多厂子见他们生意红火,利润丰厚,纷纷转行改做保温建材生意。但随着整个行业规模越来越大、行业标准越来越高,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公公的厂子因设备老化已经跟不上新产品更新换代的要求渐渐被边缘化,生意越来越难做。周围大公司渐渐对这种小作坊式的厂子成围堵之势,无论从价格还是质量上,小厂子都没有任何优势,许多厂子因无法转型升级而濒临倒闭。在这节骨眼上,2008年婆婆因中风瘫倒在床,需要人长期贴身陪伴,我们做儿子、媳妇的都是公职在身,辞职照顾婆婆不现实,当时公公已经是花甲之年,厂子又不景气,于是我们劝说公公关闭厂房在家陪伴婆婆。

  公公虽然不放心婆婆,却也不甘就此退居二线,于是为婆婆请了保姆。但他的合作伙伴却都不看好厂子的前景,纷纷要求退股,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公已无力出巨资购置新设备,勉励支撑了两年也不得不关闭厂房,回家养老。

  我们都以为公公会就此颓废,不再有原来的激情和热情。谁知他归家后,在陪伴婆婆之余竟然从网上自学广场舞义务教村民跳舞。那时广场舞还仅限于城市大妈的专利,农村鲜有人跳。在他的鼓动下,村里成立了一支十多人的广场舞队,他每天带着一群年轻的小媳妇跳广场舞,引来许多中老年村民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有伤风俗,我们回村也有关系不错的“好心”村民向我们传达村里的各种非议声音,我们也曾劝说公公就此作罢,奈何他不听劝,他总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一年后,这些“好心”的村民也慢慢加入了广场舞大军,他们这支队伍不仅在镇里参加比赛得了奖还上了县电视台,村民们的热情更高了。

  广场舞队伍越来越壮大,公公却又转移了目标,他撺掇村里爱好乐器的村民组建了军鼓乐队,还加入了书画协会,按他本意原想在村里也成立个书画协会的,奈何村里能够欣赏并操作这种技艺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他不得不遗憾的作罢。

  如今,他虽然已经迈入古稀之年,但书画、乐器不离手,他的客厅里常年摆着毛毡、笔墨纸砚,谁来坐访都不免观摩一下他的书画功夫;他的储藏室摆放着各式乐器,若有兴致,他也可以演奏一番;院子里种着奇花异草,屋里坐累了也可欣赏一下。但现在再也没有“好心”人向我们“告状”了,村里老人的生活状况和他都差不多,老人们不在棋盘室流连,就在村广场跳舞,即使下洼种地那也成了一种爱好休闲,土地都承包给了农业合作社,拧着孩子们留下一二分地完全是满足自己农人的乐趣谁还指望地里能挣来个金山银山啊,在他们眼里,公公已经不是异类。

  公公终于实现了他的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