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城县人民政府     |    关注我们:
解放思想    改革创新    苦干实干    为建成产业强县、大美大城而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集萃

只堡的故事——苇塘记趣

来源:大城县人民政府  作者:郭志杰 发布时间:2018/11/30 字号:

  我六七岁的时候家里给我准备了一个书包,从此我就成了小学生。记得那时入学是春节过后,由于刚刚经过那如火如荼的“洗礼”,课本是没有的。于是老师就自己动手,用发着亮光的白纸给我们印制了自造版的“课本”。翻开第一页就是“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两句,字数不多;第二页好像是“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其实这几句话在那年月孩子们早就认识了。书薄薄的没几页,还在散发着淡淡的油墨香。我很小心的把它放到书包里,从此我书包里除了一个本子,又多出了一本书,我成了一名真正的小学生。

  随着棉衣脱去,天渐渐暖和起来,我对学校也熟悉起来。我明白了我上的班级叫“新一年级”,那就是除了我们这个“一年级”之外,还有一个“老一年级”,听来很费解。其实这是当时人们忙于“造反”还没来得及给我们这些孩子正名的缘故:后来我们这样的班级就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育红班”,再后来又把这色彩太浓的名字改成“学前班”。

  我在这“新一年级”上了一段后,随着对学校犄角旮旯的熟悉,逐渐把好奇转到了学校外边。随着柳絮的飞起,我发现了一个好去处,那就是学校后边的那一片苇塘。天冷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就是光秃秃的一片洼地。现在突然地下一下钻出了一片尖尖的、胖胖的笋,那是芦苇的新芽,整个苇塘一盘紫色。我每天趴在窗台上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那天天变化的笋尖。终于有一天胖胖的条干长出了一丝新绿,钻出了肥肥地叶子。不几天,整个池塘就都绿了起来。这芦苇长得真快,一眨眼就和我的个子差不多高了。微风刮来,整个苇塘都在摇曳并发出“沙沙”的响声,苇塘变得神秘起来。

  寻找狐精狸

  我们上学的年代网络语言还没有踪影,孩子的思维观念要比现在简单得多。我们的观念里就是“好与坏”“好人与坏人”,区分得很绝对。说一个人坏,就是“苏修”、“美帝”,尽管这些都在头脑里只是个抽象的概念。具体了就是骂一句“你个地富反坏右”。骂女孩子就生活化一些了,“你个女特务”,再狠一点就是“狐狸精”了。女特务我在电影中见过,穿得很时髦,长得很好看,要不是“特务”我想绝对许多男孩子会喜欢上的。至于狐狸精长得啥样,就不好说了,想都想不出来。那时牛鬼蛇神都被赶下了舞台,我们这些孩子的想象力又都有限,所以实在没有谁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我想“狐狸精”一定比“女特务”要漂亮,比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还要漂亮!

  天渐渐的热了起来,一转眼到了麦熟季节。窗外苇塘的那片芦苇已经高出大人的头顶,茂密的苇叶遮住了视线,站在苇塘边上这能看到边上这几棵芦苇。即使站在最高处,我也再不能从这头望到那头了。哦,神秘的苇塘里藏着什么哪,我对它充满了好奇。有一天我突发奇想,那“狐狸精”会不会就藏在这芦苇深处哪?我趁着大人午睡的时候,独自顶着烈日开始了自己的“探险之旅”。

  说实在的,对这片在一个几岁的孩子眼里无边无际的芦苇来说,我当时是一直心存恐惧的,平时绝对不会一个人进到里边,生怕迷了路走不出去。走进苇塘深处,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大义凛然的感觉,仿佛在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因而也就忘记了害怕和炎热。伴着苇叶的沙沙声,我小心翼翼地分开芦苇一点点向前查探着。时间仿佛过去好久,我大概走到了苇塘深处。这时周边一片寂静,仿佛苇叶的沙沙声也没了,只是偶尔苇塘边的大柳树上有一两只蝉在漫不经心的鸣叫两声。突然眼前的地上散落了一片片鸡毛!我吃了一惊,心一下揪起来,身上顿时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难道传说中的狐狸精真的要出现了?我定定神,认真的想了想:不对呀,狐狸精是成仙的了,怎么会吃鸡哪?奥,明白了,吃鸡的最多是狐狸,离成精还远去了。狐狸我怕它干啥,听大人说狐狸比狗还小哪。我壮起胆子更加小心翼翼的继续向前搜索起来。我走到苇塘尽头,再也没遇上什么惊险的事,就连鸡毛也没再碰上。直到今天我也没见狐狸精是啥样的,甚至连真正的狐狸都没见着过。

  蛙趣

  干热季节很快就过去了,随着一声声闷雷的炸响,雨季到来了。当老天用连续几天的大雨把我们家家户户的屋顶搞的像小瀑布一样的时候,雨终于停了。这时的苇塘已蓄满了黄黄的浊水,水面上还漂浮着细碎的柴草。青蛙和蟾蜍不知从哪里一下子涌了出来,开始了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大合唱。它们有的成双成对地拥抱着,有的独自一个浮在水中露出头来瞪着大大的眼睛无声地望着天空。青蛙那优美的身材一直让我很喜爱,但它行动迅捷弹跳好的特点让我一直只能远观没有机会近玩。那时我非常渴望亲手抓住一只青蛙。

  比我大些的孩子就显得有办法多了。他们折下一棵芦苇劈去苇叶,在尖尖的芦苇尖上系上一小团青青的苘麻叶子,然后颤颤巍巍的送到青蛙面前一晃。那傻青蛙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小虫呐,于是迅捷的一跳一口吃进嘴中,等到感觉不好再想吐出来就来不及了,早已被拉上岸来了。他们把逮住的青蛙拿在手中百般把玩,但绝不伤害,直到玩够了再松手把它放掉。那青蛙就毫不含糊的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咚”的一声一下跳到水中没影了。

  等到苇塘的水渐渐清澈起来,蝌蚪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一群群游来游去了。这些蝌蚪顶着大大的脑袋没心没肺的游来游去,既无目的也没想法,就是一腔的欢乐。他们忽而散开,忽而聚合,仿佛都是他们的世界。游着游着,突然有一天孩子们惊讶的发现小蝌蚪长腿了!先是两条,接着又是两条。呀,这蝌蚪怎么越长越象青蛙了!尽管他们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和身材很不相配的尾巴。在孩子们的惊讶声中,它们脱掉了尾巴,活脱脱的变成了一只只漂亮的小小青蛙,跳到地上一片片乱蹦了。

  苇穗

  转眼秋天到了,苇塘里的芦苇变的颜色不再那么绿了,这时苇穗长了出来。芦苇是不需要结籽的,因此每到这个季节人们就到苇塘来趁着苇穗还没彻底绽开来抽取苇穗。每到这个时候,苇塘里人就多起来,大人、孩子都有。抽取苇穗也是有讲究的,就是不能把芦苇折断。我们学着大人的样子慢慢地把一缕芦苇搬歪,把上面的苇穗抽取后又把芦苇放开恢复挺直。这活不是什么体力活也不需要什么技术,所以每当抽取苇穗的时候苇塘里的大人孩子就说笑声一片。

  抽下的苇穗整理整齐后人们就把它紧紧地扎成笤帚,就像我们现在所用的掸子一样用来打扫卫生。这种苇穗做成的掸子绝对绿色环保还经久耐用。为了美观,人们还用各种那个颜色的塑料线把掸子把装饰起来,既美观还耐用。我记得好像我小学时制作的一个掸子一直到我考上大学走的时候家里还在用着。

  天气慢慢凉了,苇塘里的芦苇被人们收割了,这时的苇塘又变得光秃秃了,再也没有了一丝神秘。下雪了,苇塘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衣。我趴在教室的窗台,看着那慢慢飘下的雪花,盼望着来年春天的那洼新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