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城县人民政府     |    关注我们:
解放思想    改革创新    苦干实干    为建成产业强县、大美大城而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大城一中教师杨军获“世界记忆大师”称号

来源:新大城报  作者:陈彩燕 发布时间:2017/07/20 字号:

  在刚刚过去的第25届世界记忆锦标赛上,大城一中生物教师杨军经过河北赛区、中国赛区的层层选拔,在与30多个国家200多名选手的激烈角逐中脱颖而出,荣获“世界记忆大师”称号。

  据了解,世界记忆锦标赛是在大脑思维运动方面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性赛事,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30多个国家的成千上万名记忆选手报名参加,代表了当今世界记忆技术的最高水平。

  “世界记忆大师”奖在世界记忆锦标赛上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奖项,它代表了世界记忆锦标赛组委会对获奖者记忆水平的最高评价,也代表了获奖者在记忆力技巧和应用方面的突出表现。迄今为止,世界记忆锦标赛已举办25届,总计诞生了400余位“世界记忆大师”,来自大城县第一中学的生物老师杨军就是其中一名。

  ◆◆记忆有天赋

  清代诗人赵翼曾写诗说道:到老方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杨军总是把这句话用在自己身上,当别人对她获得“世界记忆大师”称号赞不绝口的时候,她显得尤为平静,对她来说,这没什么可以称奇的,只不过是天赋加记忆方法的完美演绎。

  2016年6月,杨军的老公吕宁偶然间在电视上看到某卫视的《最强大脑》栏目,屏幕上的一个二维码引起了吕宁的注意,他顺手拿起了手机一扫描,便出现了很多训练方法。这让兴趣广泛的吕宁一时爱不释手。此时的杨军,因为身体不好而卧床休养。吕宁看杨军无事,就让她自己练习打发时间。

  拿着老公打印好的学习资料,杨军按照材料上提示的记忆方法,没想到时间不长就把0-9随机排列的40个数字记了下来,而训练了有一段时间的吕宁还没能很好地掌握。“当时,就觉得她天赋极高,所以我一直鼓励她练习。”

  自己有天赋这一点在杨军看来亦不是空穴来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的梦是彩色的,经常出现一片绿色的大草原,类似于电视广告当中经常出现的那样精美。”杨军说,“后来我才知道,这种人的右脑比较发达,形象思维要比一般人好,其实这是记忆很多内容经常要用到的一个方法。”

  2016年7月,杨军去青岛参加了为期18天的集训,学到了很多系统训练的方法。据杨军介绍,快速记忆法主要是通过开发人的图像右脑来提高记忆力,即把要记忆的数字编成图形或编写场景,从而提高记忆效率。

  杨军说,在记忆训练中,以记数字为例,每一个数字都有一个固定的图形,或是把它想象成自己熟悉的事物,或是根据它的读音进行谐音记忆。“比如说‘00’,我把它想象成眼镜,‘01’我把它想象成冰块,在记忆这一组数据的时候,我会把它编写为‘眼镜放在冰块上,凉凉的’,这样就把这组数据通过场景进行了组合,能更有效地提高记忆效率。”

  ◆◆刻苦训练获得殊荣

  虽然天赋重要,但是日常的训练必不可少。杨军说自己平均每天训练时间在3小时以上,“这项训练需要很高的注意力,有一点儿声音就有可能把之前自己记忆好的东西给打乱了。”为了能系统学习,在家休养的那段时间,杨军每天都是把自己锁在书房里练习,一练就是几个小时。

  2016年10月,第25届世界记忆锦标赛中国赛区河北赛区在沧州举办,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杨军报名参加了比赛。最后,杨军在几百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对于训练只有三个月的杨军来说,这个成绩让她既高兴又意外,当然也给了她很大鼓舞。随后杨军参加了在昆山举办的第25届世界记忆锦标赛中国赛区总决赛,并成功晋级,成为代表中国赴新加坡参加第25届世界记忆锦标赛中的一员。

  2016年12月中旬,第25届世界记忆锦标赛在新加坡正式拉开帷幕。据杨军介绍,世界记忆大师的评选有两项标准:一是在比赛角逐中超过3000分,一是记忆马拉松数字一小时能达到1000个、记忆马拉松扑克一小时至少十副、快速扑克记忆不超过两分钟。两项标准中任意一项没完成,均不能获得“世界记忆大师”称号。

  杨军一路过关斩将,在比赛角逐中获得近3800分,完成记忆马拉松数字一小时记忆1332个,完成马拉松扑克一小时记忆15副,快速扑克最长耗时一分半钟,最后获得“世界记忆大师”荣誉称号。

  ◆◆记忆方法为教育添彩

  虽然荣获了世界级荣誉,杨军的生活依旧按部就班:教学+带孩子。唯一的不同是,她会把这些记忆方法用到学习和生活中。“有些方法确实有助于学生们掌握各种知识,在讲课的过程中,我会穿插一些方法。”

  学生们最熟悉的莫过于记忆单细胞动物:草履虫、变形虫、疟原虫、眼虫。虽然看似简单,但是经常有同学记不下来,还有的同学经常弄混,为了便于记忆,杨军便把这几种虫子编写为生动的场景,以画图和讲故事的方式让同学们记忆。“我是根据谐音编写的,一个人踩扁了一根小草,然后还虐待它,难道没长眼睛吗?”说起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杨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现在只要一说起这句话,同学们会异口同声地把这四种单细胞动物流利地说出来。

  谈及未来,杨军说自己没有想得太远,希望能把这项优势更多的运用到教学中,为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增添更多的乐趣。